大声唱网站欢迎您!
 
同心爱心桃公益计划 工人大学第12期学员招生 同心协力,互助互惠 大地民谣
    您的当前位置:首页 --媒体报道
    中国网:打工者的"维权春晚"
    作者:admin  发布日期:2015-2-12 16:01:02

    打工者的"维权春晚"

    2015-02-03 09:18:00   来源:中国网  



    2015年1月7日,打工春晚总导演许多在文化活动中心新工人剧场前弹唱《北京 北京》。

    一头略显杂乱的长头发让许多看起来跟一般的工人不太一样,事实上的确如此,他并非生产线上的一线工人,而是北京工友之家的一名专职社会工作者。

    1999年,从浙江海宁怀揣音乐梦来到北京的许多在地下通道里卖唱,几年下来,明星梦并未实现,反而是机缘巧合下,他自己改变了自己的人生。2002年,许多同王德志、孙恒等人结识,几个“文艺青年”志同道合,决定将自己的文艺理想同工人权益事业结合, “打工青年艺术团”(后改名为新工人艺术团)和“北京工友之家”在当年成立注册。

    “用歌声呐喊,以文艺维权”,这是当年新工人艺术团成立初始就定下的宗旨,在许多看来,这个宗旨意味着“用歌声呐喊出工人的声音和委屈,以及对现实的反思,首先应该发声才能更好地为工友维权。”而越来越红火的打工春晚无疑是一个面向更多观众和群体的良好平台,足以发出够大的声音,让社会管理者和普通民众都能听到。回顾打工春晚这四年,许多觉得社会正在发生着变化。




    总导演许多在自创的小品《团结就是力量》勇敢“自黑”,不仅演了一个反面角色,还化了一个略显夸张的妆容。

    许多在这场特别的晚会筹备中,除了统筹全局,自己还创作参演了小品《团结就是力量》,讲的是广州大学城2014年8月环卫工人维权事件,他说:“打工春晚还是想对一年内中国工人群体的发展有一个回顾,讲真实的工人生活,希望对这一年的工人活动做一个反思。”




    李向阳在北京工友之家的“办公室”,这个工作是他来北京后干的最长的一个。

    31岁的李向阳在工友之家工作有两年多了,这是他2007年高中毕业从老家甘肃白银来北京后干的最长的一份工作。北京足够大,他干过保安、服务员、快递员、工厂临时工等,甚至在一些民间艺术团里当过演员,但他说那都不是自己想要的生活。




    李向阳在2015年打工春晚上表演了三个节目,堪称皮村的文艺明星,但还是这个与同心实验学校合唱队表演的《想念》最打动人。此外,李向阳还和台湾来的演员表演小品时跳了段国标舞,他说他是台湾工友来到北京时缺演员为了救场现学的。

    李向阳在打工春晚上唱歌跳舞一人出演了多个节目,可谓是皮村最著名的文艺明星。每逢节假日,工友之家会在活动中心大院里组织各种各样的文艺活动,每年都会举行新工人艺术节,大家聚在一起唱自己写的歌。每周六在简易的剧场里,李向阳会组织工友们唱KTV。唱歌无疑是工友们最喜欢的文艺形式。




    王博是同心实验学校的体育老师,孩子们都习惯叫他的外号“”,据说是有一次他跟同学们开玩笑说起了日语,结果这个外号从此跟随他了。

    王博今年28岁,在2012年大学毕业后,学计算机的他选择了社工这个职业,2013年一年他在中国各地的十家不同领域的民间组织做志愿者,北京工友之家曾是其中一站,经过一年多的“游历”之后,他回到北京,选择留在这里工作,同时也成了同心实验学校一名老师,教孩子们社会课和体育课。

    王博谈到打工者在城市遭受的歧视,除了工资待遇和用工环境等方面,其实还体现在享用文化和教育的权利方面。在记者采访王博时,很多孩子大声和他打招呼,呼喊他的外号,王博说:“你看他们很快乐,但是小学六年级毕业之后,他们不得不面临在北京无书可读的局面。”




    同心实验学校的孩子们看上总是笑呵呵的,但是这些孩子会因为北京种种政策在小学毕业时面临要么辍学要么回原籍的选择。




    来自深圳的工厂五角星乐队演唱了一首《工作8小时》,创作者鼓手张峰(左二)曾经在大名鼎鼎的富士康工作过两年。

    张峰回忆起在富士康时说:“8小时工作之外的加班成为一种福利,因为只有加班才能获得更多的报酬。”谈及至今依然会偶发的工人跳楼,他认为很大原因在于“工厂里的年轻工人过于孤立,生活单调无味,内心的压力没有释放的渠道,可能导致跳楼的那根‘稻草’只是一件微不足道的事情”。

    从富士康离职之后,张峰进入一个面向工人的公益学堂,他在那里为工友们教授吉他和鼓。25岁的他也是在这所学堂里,从许多大学生志愿者那里了解到很多关于工人权益的知识,他在同记者的交谈里,经常会在话语间冒出“社会责任”、“劳工权利”一类的词汇。




    2015年2月1日,2015年打工春晚录制现场,历届打工春晚的压轴节目都是全体大合唱《劳动者赞歌》,孙恒(中)带领台上台下的人一起歌唱并且固定套路地挥动着手臂。孙恒在1998年来到北京,他原本在河南做音乐教师,因为觉得自己的授课方式不能适应当时的教育体制,背着吉他北上进京。




    2015年1月7日,一位记者在参观打工文化艺术博物馆。虽然这里的观众很少,但每年北京工友之家的工作人员还是会更新一些展品。

    2005年,拿着出唱片的7.5万元版税,许多等人在北京朝阳区城乡结合部的皮村租下一块场地,以此为根据地发展壮大,到2015年北京工友之家已有超过100名的专职人员。在这个距离首都机场不远总是有飞机飞过天空的村庄里,许多他们建起了打工子弟学校、打工文化艺术博物馆、图书馆、爱心超市,办起了打工者自己的艺术节,还在周边区县建立了自己的农园。




    皮村商业街,东西向,集中了皮村绝大多数的商户,解决了两万人的吃穿用和娱乐消费。皮村的大多数街巷都显得破败简陋,近两万外地打工者住在这样的房子里。原本只有一千多人的自然村如今成为一个典型的户籍人口与外来人口的“倒挂村”。

    目前皮村大约有2万人口,大多数都是外地来京务工人员,在皮村大大小小的家具建材作坊里打工,一条繁华的商业街为这些打工者提供基本的衣食住行娱乐服务,商业街之外几乎全是砖砌的两层小楼,住着说各种口音的打工者。

    在这个距离首都机场不远总是有飞机飞过天空的村庄里,许多等人建起了打工子弟学校、打工文化艺术博物馆、图书馆、爱心超市,办起了打工者自己的艺术节,还在周边区县建立了自己的农园。




    同心实验学校目前有600多学生,大部分都是皮村打工工人的子女,但也因为近两年北京大规模关停打工子弟校,也有不少相邻的工人聚集区送孩子来这里,甚至有从近十公里外的东坝送来的孩子。




    2015年1月7日,在同心实验学校简陋的办公室里,校长沈金花正在指导王博老师工作。怀孕九个月的她因为生孩子错过了今年的打工春晚,2012年首届打工春晚上她和崔永元一起主持。




    2015年1月7日,同心实验学校的舞蹈练功房里孩子们正在练习打工春晚的舞蹈节目,几个学生挤在玻璃窗外看着,能参加这样的活动在孩子们心目中绝对是值得骄傲的事情。




    同心实验学校合唱队表演的《想念》唱出了中国六千万留守儿童的心声,也唱哭了台下不少观众。




    打工文化艺术博物馆里收藏的工友绘画作品《工伤故事》,看上去刺眼震撼。




    为压缩成本,晚会的化妆师是招募的志愿者。

    即便受到多方帮助,这台晚会的成本还是尽量在压缩,许多介绍说:“我们总共花了10万元左右,主要是用来支付外地演员的来回路费和在京食宿,其他的支出尽量压缩,就连化妆师,也是请来的志愿者。10万成本中的7万元是通过网络众筹获得,另有3万元是依靠一些社会基金会赞助。”




    业余主持丁丽(左)在几名打工者工子女表演完诗朗诵《北京,我来了》之后控制不住情绪在台上流泪不止,作为一个孩子的母亲,她能理解流动儿童在城市中缺乏归属感的无奈。

    崔永元从第一届打工春晚就开始主持晚会,他的名气为这台节目的推广做出不小的贡献。2月1日,同他站在一起的两位女主持王福菊和丁丽均是来自南方的工人协会的社会工作者,她俩在从事社会工作之前,同样也有着打工的经历。在舞台上,崔永元通过娴熟的主持和语言技巧调动观众情绪,并一次又一次为打工者群体呼吁权利实现,同崔永元相比,两位通过网络海选成为主持人的姑娘则显得很紧张,晚会刚开始的时候丁丽甚至双腿在发抖。但正如丁丽在网络竞选时所说,她曾经的女工身份让她知道工友们想的是什么。四名打工子弟校的学生表演的诗朗诵《北京,我来了》之后,丁丽在舞台上控制不住流泪,并在崔永元的鼓励下发表了一大段关于打工者权益的想法,博得台下长时间的掌声。




    在同心实验学校门口的墙壁上贴着一张某任志愿者手绘的皮村地图,色彩绚烂,看上去跟任何一个旅游城市的手绘地图没有什么区别。

    一旦离开皮村这块“试验田”,农民工能去哪里找一处专为工友开设的KTV场所呢?张峰告诉记者在深圳富士康庞大的厂区周边,有很多特殊的KTV,就像一个个电话亭一样,进去以后投一元硬币,然后就拿着话筒在封闭的狭小空间里自己唱完整首歌。这种KTV十分流行,能反映工人们对文化消费的渴求,但张峰说:“我很不喜欢这种形式,没有交流,没有互动,就跟工人平时工作的状态一样。”

    张峰和他的乐队成员此次来北京参加打工春晚,也专程去了皮村的文化活动中心感受了一下,他们都觉得“皮村是个好地方”。很多时候,在皮村进行着的文艺活动会用一种软化又快乐的方式,潜移默化的改变参与其中的人。从这个角度来说,皮村无疑正在进行一场社会发展的实验。


    图/文魏尧

    编辑:小微

    一键分享: 0

    返回首页 加入收藏 关闭
    内页通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