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声唱网站欢迎您!
 
同心爱心桃公益计划 工人大学第12期学员招生 同心协力,互助互惠 大地民谣
    您的当前位置:首页 --评论文章
    打工春晚:大腕少了,场地小了,观众近了
    作者:admin  发布日期:2014-1-23 22:36:20

     

    打工春晚:大腕少了,场地小了,观众近了(组图)

    2014-01-20 05:48:22 来源: 中工网-工人日报(北京) 
     
    现场气氛热烈,打工子弟很享受这样的舞台。
    现场气氛热烈,打工子弟很享受这样的舞台。

    在剧场跑累了,小朋友在妈妈的怀中酣睡。
    在剧场跑累了,小朋友在妈妈的怀中酣睡。
    节目最后,打工春晚总策划孙恒与在场人员振臂高唱《劳动者赞歌》。
    节目最后,打工春晚总策划孙恒与在场人员振臂高唱《劳动者赞歌》。

    小演员场边候场时不忘观看演出,时不时被台上的表演逗得哈哈大笑。
    小演员场边候场时不忘观看演出,时不时被台上的表演逗得哈哈大笑。
    这是打工者的春晚,演员们将真实生活搬上舞台。

    这是打工者的春晚,演员们将真实生活搬上舞台。

    1月12日晚,2014年打工春晚在北京朝阳区化馆举行。

    去年崔永元在主持时笑称,2014年的打工春晚要办到人民大会堂去。这个期望今年落空了,崔永元本人也没能继续做主持。但这丝毫没有影响打工春晚的公众效应—凤凰卫视的杨锦麟来了。

    场地是朝阳区文化馆免费提供的,TNT小剧场铺上了红地毯,临时搭建了观众席。小褥垫、矮板凳和高板凳在场地内错落有致地摆放着,整个演出现场虽然简陋,但却格外温馨。来自全国各地的基层打工者演员个个都显得十分兴奋。

    连续三年的打工春晚,已远远不只是一台纯粹的晚会,也不是简单的自娱自乐,在社会公众的关注下,这台晚会已经成了一个文化事件与符号,折射出一个群体在社会中的镜像。

    “我也为全国打工者打一次工”

    2013年的打工春晚在团中央礼堂,有很大的舞台,而今年的晚会开在一个区级的文化馆,但像王德志导演自己说的那样:“有舞台,拉开了演员与观众的距离,我们的演员是最底层的工人,就喜欢拉近和观众的距离。”

    王德志和孙恒一起合作打造的打工春晚一年比一年成熟,他们也从普通的打工者俨然成为见过大场面的文化工作者。

    总策划孙恒向笔者说道,今年的演员全部都是来自于全国的打工者以及各地工友之家的工作人员,都是他们原创的节目,都是最底层的声音,既是个体的,也有一定的代表性。

    他们说,之前的打工春晚请了一些明星,但是也带来了一些质疑的社会声音“这样会不会就商业化了,脱离了底层劳动者,变味儿了”。

    孙恒特别强调,所有的演员都要是一线打工者,这些演出不涉及任何商业活动,我们不靠这个赚钱,这些全部都是公益的。

    从简陋的大棚到机关礼堂,再回到今年的朝阳文化馆的第九剧场,孙恒说,他们并没有自己选择场地的权利,这也反映了打工春晚的尴尬,完全民间自发,缺少保障。“明年的春晚在哪里举行还是个未知数。”

    整台晚会没有导演策划的掌声,全是观众们由心而发的赞美,所有歌曲类节目全部都是真人原声,而整场节目的演出及流程掌控全部由北京工友之家的工作人员来完成。

    开场舞《劳动者赞歌》、歌伴舞《宝贝回家》、小品《咱们结婚吧》,再到歌曲《想在这里安个家》、音乐剧《我们的天空》,每个节目都强调“接地气”和“原创”。

    主持由陕西农林卫视的王旭、北京同心实验学校校长沈金花以及著名媒体人杨锦麟担任,他们的工作都与农民工群体分不开,正如杨锦麟开场说的,自己奋斗到现在也是个打工的;而王旭说,今晚我也为全国打工者打一次工。

    主持人刻意在拉近和观众的距离,也在释放这样一个信号,劳动者都是平等的。

    “他们都是打工者,他们没有假期,只能每周找一个地点排练,我再过去指导。”王德志说,小品《快乐的家政工》的三个演员都是一线的家政工,每周只有一天休息,休息的那一天又要花去半天时间赶到他们相约的排练地点。

    由于排练时间非常紧张,质量并不能让王德志满意,“我之前有过不让他们演出的想法,我在预演时和他们说,这次预演过了也不代表能正式登台。但是,这个表现了家政工的辛酸与雇主苛刻的小品还是出现在了2014打工春晚的舞台上,王德志导演说:“他们实在是太努力了。”

    孙恒告诉记者,打工春晚是一个平台,一个打工者说话的平台,一个反映他们心声的平台。

    在他看来,心声比他们的才华更重要,所有的打工者通过这个平台来表露他们的心声,表达他们所想的以及想说的话,也可以是他们对生活的向往。

    节目焦点在上学、结婚、买房

    主持人之一的沈金花是北京同心实验学校校长,就在这之前,学校还面临着被关停的厄运,为了这件事她将自己的婚期一拖再拖。

    参演开场舞《劳动者赞歌》、歌伴舞《宝贝回家》和音乐剧《我们的天空》的孩子们全部来自同心实验学校,他们最大的正上六年级,最小的还是一年级的小朋友。

    孩子们已经是老演员了,感觉今年的晚会比去年舞台小。但所有的孩子都告诉记者,他们别喜欢跳舞也很喜欢上电视,想让家乡的人在电视里看到自己。

    小演员蒋京平的母亲说,自己和家里人平时打工都很忙,孩子自己在家不是看动画片就是玩电脑,把孩子送到老师那里学跳舞是自己逼的,“我只想通过这种方式让孩子增长一下阅历,自己没什么文化,不想孩子重蹈覆辙。”

    在平时的舞蹈教学中,老师只是训练这些孩子基本功以及一些最基本的舞蹈动作。这些孩子都具备了一定的舞蹈基础,他们表演的两个舞蹈节目虽然没有炫丽的动作,但是质朴的表演还是赢得了热烈的掌声,正如一位观众说的:“真实、淳朴,好!”

    音乐剧《我们的天空》表现了打工子弟的孩子们想拥有跟城里学生一样的待遇,正如沈金花校长说的,这些孩子中虽然有新北京人,但是初中毕业后他们也要回老家考大学。在表演中,孩子的那句“我们想要平等的政策”让很多观众眼中含泪。

    由北京工友之家原创的小品《咱们结婚吧》表现了来城市的打工者想在城市结婚的愿望,剧本创作者也是参演者之一的郝自喜告诉笔者,这个小品展示了外来打工人员的普遍想法,买房、结婚这些现实的愿望,想通过这个节目来反映出目前打工者的生活现状,引起社会的关注,并实实在在地改善他们的生活。

    “我有一个梦在这里安个家,不要嘲笑我这不是痴人说梦话”来自湖南的农民歌手大军唱出了所有打工者的心声,“这个舞台很好,全是底层的声音,表演的意味不是很重,自己很温暖。”大军自豪地对记者说:“我已经在中山买房子了,是一名新中山人,但是还有房贷,不过我已经知足了。”

    “城市应接纳他们合理的文化诉求”

    在录制现场,笔者看到了西单女孩任月丽。任月丽向笔者坦言道:“我跟他们的处境命运是一样的,我也是打工的,在这里我找回了家的感觉,太温暖了。”

    重D音工人乐队是深圳的打工者组建的,主唱汪先生说:“重是厚重、有力量的意思,D是音乐里的一个和弦同时取谐音底层,连起来就是底层有力量的声音。”汪先生向笔者说,平时乐队里的成员们工作都很累,他们选择摇滚除了自己的爱好以外,可以通过这么有魄力的方式来抒发自己心中压抑的情绪。

    北京天通苑26岁保安刘小磊是第一次站上舞台,他真诚的歌唱,感动了打工者。演出后,刘小磊难掩激动之情说:“我体验到了人生中最享受的一次咆哮!”

    每一个节目都有背后的故事,每一个节目都是广大打工者的心声,不大的朝阳文化馆TNT小剧场的台阶上面都坐满了观众,其中也包括关注新工人群体的学者们。



    “这样的晚会有骨骼,有意义,有内容。”一位观看演出的退休干部这样感慨。他说,当下,中国外出打工群体已达到了一个较高的人口总量,新型城镇化已成为国家发展战略和目标,应倾听打工群体的酸甜苦辣,接纳和理解他们合理的文化诉求,比如节目中反映的思乡、维权、打破城市歧视、体面劳动等。
    “在打工春晚里,工人不是作为‘他者’被大众媒介再现,而是直接表达了他们的生活现状以及对现状的思考。”来自中国社科院的学者卜卫表示,终于看到节目不需要华丽制作,也不需要“领掌”,“文化可以是一种直面生活的勇气,是一种坚强,是一种团结,它可以迸发出一种促进改变社会的力量!”

    1月12日晚上22时,舞台的灯光逐渐暗淡,观众依次退场,节目带来的感动却远没有消逝……

     

    一键分享: 0

    返回首页 加入收藏 关闭
    内页通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