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声唱网站欢迎您!
 
同心爱心桃公益计划 工人大学第12期学员招生 同心协力,互助互惠 大地民谣
    您的当前位置:首页 --评论文章
    刘忱:让春晚回到劳动者中间
    作者:admin  发布日期:2014-1-23 23:35:50

     

    刘忱:让春晚回到劳动者中间
    作者:admin  发布日期:2014-1-23 22:24:00

     

    让春晚回到劳动者中间 

    ——2014年第三届打工春晚手记

            作者:中央党校 刘忱

                                      

    空间与场地

     

    朝阳区文化馆,位于高耸的中央电视台新楼和人民日报社大楼之间,是一家平民文化场所。这座三层楼建筑在豪华建筑林立的CBD地界上显得低矮、落伍甚至有几分寒碜。但是,可不能小看了它。它在2003年被指定为文化体制改革试点单位后,不仅启动了最早、至今在业内呱呱叫的文化惠民项目,还把馆内能利用的场地通通改装成了剧场,如今这个名为“9个剧场”的剧场已经位列北京三大剧场之一。倒是馆长徐伟连间办公室都没有留出,和同事们一样,他也在一个堆满了民间工艺品的储藏室里办公。9个剧场不是虚数,指的是实实在在的9个剧场。6个在馆内,3个在社区。剧场都不大、设备简单,装修朴素,是普通人日常文化消费的场所。在北京,有不少富丽堂皇的文化场馆,唯独朝阳区文化馆不动声色地在“平民”特色上做出了品牌。让朝阳区文化馆名声大噪的还不止这些,更在于它倾其全力,支持了不少民间文化团体和民间公益文化活动。皮村的工友之家就是其中之一。

    第三届打工春晚选择这里举办,不是偶然的。工友之家的创办人孙恒、王德志、许多等人都是外来的务工青年,他们在朝阳区的皮村成立了社会服务机构“工友之家”,组建了新工人艺术团,专门为打工者提供免费的文化服务。朝阳区文化馆是最早为他们提供演出场地、提供援助的文化部门。10几年后,在打工者、公益工作者、政府文化机构的合力推动下,工友之家日新月异,蒸蒸日上,形成了名副其实的打工者民间文化中心。2012年春节前夕,工友之家在皮村的新工人剧场,举办了第一届打工春晚,新工人剧场虽然只是一个有顶的大棚子,参加演出的都是来自全国各地的打工者,表演的节目也都是打工人自己创作的歌曲、小品、相声舞蹈,但工友们无论是表演的,都看得津津有味。在网络上一路飙高的点击率让工友之家的年轻人信心倍增。第二届打工春晚获得了陕西农林卫视和团中央的支持,打工春晚从城边的大棚子搬到了市中心的团中央礼堂。那场面,相当火爆啦。那是一场没有领掌、没有假唱更没人瞌睡的春晚,在全国形成了强大的影响力。

    工友之家的孙恒和他的伙伴们反而在成功的掌声中冷静下来。他们在第四届新工人艺术节上专门开辟了一场讨论会:打工春晚应该办成什么样?为谁服务?怎么服务?虽然第二届打工春晚的主持人崔永元当众放了大话:“第三届打工春晚要办到人民大会堂!”可是,举办打工春晚的初衷是为打工者和普通劳动者搭建的舞台,应该是为普通劳动者服务的,如果打工春晚进了人民大会堂,那就离真正的工人观众远啦,也违背了打工春晚的初衷。经过再三讨论,孙恒和伙伴们给春晚重新定了位:打工春晚应该扎根民间,让普通人都能进得去、看得到!于是,他们决定回到熟悉的老地方——朝阳区文化馆内办,双方果然一拍即合,朝阳区文化馆一如既往地免去了场租费。去年的合作方陕西农林卫视再次毫不犹豫地表示,今年继续负责晚会节目的录制和播放。

    剧场选在9个剧场当中的TNT剧场。这个剧场看起来类似车间或打谷场,舞台在剧场正中央,观众可以四散着坐在舞台的四周。打工春晚对剧场再次进行了布置,采纳的是一位来自山东的工友创意。场地变成了农家大院,连出入口都搭成了农家院门形状,红灯笼、红窗花烘托出年庆的气氛。再铺上简陋的红地毯,所有的座椅都换成座垫、小塑料椅、大塑料椅。甚至可以直接坐在地毯上看演出。这个创意既承续了皮村新工人剧场的风格,又暗合了新工人的来历。这样的剧场,与观众没有距离。与往常一样,没有贵宾席,没有特殊照顾,连农林卫视的老总、国内知名的学者、作家、艺术家也都混迹于座垫和塑料椅中,与普通工友坐在一起,看工友自家的节目。学者们说,这才是真正的文化回归!

     

    主题与节目

     

    第三届打工春晚的主题是“城无距离,融合为一”,与去年的主题“家”既有联系,又有深入,融合到城市,既是国家城镇化道路的必然,也是新工人的梦想。所有的节目就围绕这个主题来做文章了。去年的打工春晚强调的是表达自我和确认未来,那么今年新工人要表达的是融入城市中遇到的难题及道路。新工人已经从简单的呼吁倡导,到摩拳擦掌地参与行动了。

    同心实验学校孩子们在《劳动者赞歌》歌曲中跳了开场舞,拉开了打工春晚的序幕。节目共有18个,与去年相比,少了6个节目。但有了三多:语言类节目多,普通工人的节目多,新面孔多。值得注意的是,很多节目其实都有现实的原型。如小品《快乐的家政工》是由家政工艺术团成员根据自己的亲身经历创作的,演员全部由家政女工担任。选择了家政工与雇主如何平等相处的问题,通过一段小小的误会,表现了家政工与雇主之间彼此尊重和体贴。这个节目结尾虽然有些生硬,但既表现了家政工自尊和敬业,也表现了雇主对家政工尊重、亲和的感情,这是一种新型的家政工与雇主关系。武汉新晨工友家园工友带来一出好玩儿的哑剧《忐忑》,也是一位工友的切身经历。他俩用夸张的肢体语言表达了流水线上的打工人单调、繁重的劳动场景以及无良老板的冷酷无情,最后通过工人自己奋起斗争,才维护了应有的权利。这一诙谐、幽默的演出,博得了在场观众的阵阵笑声与掌声。

    新工人艺术团“元老”们演唱的歌曲大幅度减少,这倒不是因为疏于创作,而是他们都不满现有的成绩,热衷于探索着更富有表现能力的文艺形式,语言类节目显然有更大的表现空间,所以他们排演了多部小品。原主唱许多不再演唱新作的歌曲,而是编排了小品《还谁自由》,他讲述了一位黑心煤老板改名换姓办服装厂亏损后,克扣工人工资不说,还准备携款外逃,最终被工人和警察当场抓住。情节虽然不复杂,但突出了工人从对老板的崇拜到警觉的过程,再加上一位出身矿工遗孤的女警察机智侦查,特别还安排了一名派出所的“临时工”勇敢上场,既有说服力又有笑料。许多则戴着墨镜,大大过了一把扮演“坏人”的瘾。王德的新相声说的是《角色扮演》,描述了自中央公布八项规定以来,高档娱乐场所萧条冷落,但普通人民拍手称快的有趣见闻。两个节目都是站在工人的立场看社会百态,表现了工人从迷茫到觉醒,从被人关心到关心周边世界的心灵成长。《咱们结婚吧》是郝志喜糅合了自己的亲身经历自编自演的,表现了是新工人收入低、无房结婚的困境与迷茫。同心实验学校孩子的小品《我们的天空》,与去年演唱歌曲《我多想》时倾诉的忧伤孤独不同,它表现了孩子们在城市见多识广、热情乐观,未来虽然依然渺茫,但他们已经懂得要立足现实来创造生活。这几位孩子是幸运的,毕竟他们童年时享受了父母关爱,也许他们小学毕业后要离开北京,回家乡读中学,相信他们无论在哪里,也能开辟出一片明媚灿烂的天空。

    几位年轻人带来的节目也是振奋人心的。如北京天通苑的保安小磊带来的原创歌曲《曾经的兄弟》,表达了对漂泊生活中结识的好友的思念,在广东中山市打工的工友大军唱的是《我想在城市安个家》,他们的演出水平当然无法与专业歌手相比,但同样投入,同样快乐,也同样感染观众。西单女孩任月丽应邀来到现场演出,作为一名热爱歌唱的农家女孩,任月丽经历坎坷,她曾经在地下道孤身卖唱,为的是养活生病的母亲。这是她第一次参与打工春晚的演出,她马上被全场“打工兄弟姐妹亲如一家”的气氛打动,满怀深情地演唱了新工人艺术团的歌曲《有你在身旁》。深圳重D音乐队这次带来的新歌曲是摇滚风格的《这年头不好混》。由董军创作、汪宗兴主唱。每一句歌词都直指当前新工人的生存现状:“书儿读得少,工作不好找/你说只要我勤劳,幸福就不远了/书儿读得好,工作也不好找/你说我不能吃苦,也不能耐劳/曾经的我也是青春年少/如今的我已经老大不小/要说那钱我是没挣多少/如今连女朋友还没找到/年迈的妈妈总说我命运不好/勤劳的爸爸已经苍老/有人背后骂我是个废物草包/有人说我读书读得呆头呆脑/亲爱的朋友你别问我收入是多少/这年头比我好过的没有多少/祖国的GDP又长了不少/可是没有人管我过得好与不好……”。动感的节奏与饱满的情绪释放着新工人的愤怒与反思。

    别看打工春晚都是打工人自己办的,演出阵容却有国际范儿。参加本届打工春晚的是泰国的“兄弟姐妹工人乐队”,他们当中,有某次工厂大火的幸存者,也有多年为劳工权益奋斗的公益歌手,他们唱的是《工人的尊严》,虽然听不懂泰语,中国新工人却与这个主题息息相通。所以,全场给予泰国工人兄弟热烈的回应。前来助阵的还有一位远道而来的美国大叔马克力文,他既是大学教授,又是一名乡村音乐歌手,特别令人惊喜的是,他会唱中国民歌!这次,他与中国女音乐人付涵组成了“外秀慧中”组合,唱的两首歌曲一中一美,是《浏阳河》与《我们的理想终将实现》。他弹吉他,付涵则拉二胡,马先生一身美国牛仔的装束,留着飘逸的大胡子,与付涵的中国苗族盛装相映成趣。

     

                              场内与场外

     

    场上热烈火爆,离不开场外的细密工夫。首先是选拔节目。选拨早在201311月起就在网络上征集了。打工春晚对节目的要求可谓独出心裁。除了要求参加演出的全部是一线工人外,还要求原创、真演。凡是事先录好音,上台对口型的可不行。改变了去年那样邀请了明星大腕的做法,甚至热心公益、有平民情怀的艺术家业不在邀请之列。要知道普通劳动者忙于自己的工作,排练时间都是挤出来的,质量很难保证。真不知道孙恒、王德志他们的底气咋就这么壮!难道就不怕没有明星大腕的春晚演砸了吗?总导演王德志对此既淡定又坚决:节目是从200多份报名节目中筛选出来的,反映的是工人的切身生活和梦想。既然创作来自普通人生活,普通劳动者肯定会看!果不其然,虽然连演两场,现场还是一票难求。还有工友、大学生不惜远道而来,来到现场摆桌椅,贴小纸条,能帮什么忙就帮什么忙,就为了混在场内看演出!

    其次是确定节目的主持人。工友之家的骨干、同心实验学校的校长沈金花已经连续主持了两届打工春晚,今年显然还要继续担纲。可惜的是,另一位主持崔永元正在美国调查转基因食品的问题,赶不回来。还好凤凰卫视的主持人杨锦麟接过了小崔的话筒,与小崔一样,他也是以志愿者身份前来的。老杨无论年龄还是体型都给此次春晚增加了厚重感,颇有长者风范。陕西农林卫视的帅小伙王旭则甘当绿叶,机智而又不着痕迹地把握着晚会的节奏。

    再次,报名者的功劳着实不小。200多个节目中,挑出的18个节目,但他们的努力不是白白浪费的。大家写歌词、谱曲、编排话剧,不是为了出名、不是当明星,而是享受文艺带给自己的快乐。木兰花开文艺队的姐妹们早就准备了一首新歌和一出小话剧,笔者近期曾多次到现场观摩她们的排练和演出,亲眼目睹了姐妹们从害羞、胆怯到勇敢地站到舞台上的过程,感受着她们的活力与创造力。虽然她们的节目一个也没有选上,可姐妹们依然兴冲冲地来到现场,凡是有观众可以登台的环节,她们都会冲到台上去表演。她们明白,虽然自己并没有被正式列入演出的节目单,但这是属于劳动者当仁不让的舞台,是自己的舞台,她们尽可以挥洒自己的热情和能力。

    还有,就是那些默默无闻的志愿者,在布置现场的紧张日子里,有无数的志愿者无偿地奉献了自己的力量,会场的创意者宋义自从看到打工春晚的视频,就从山东慕名赶来,生生放下了红火的生意;另一位做设计的志愿者从保定赶到北京,足足忙了10来天!除去工友之家的工作人员,同创培训中心的学员,还是来自各个行业的化妆师、灯光师、音响师,包括站在门口亲切和蔼的服务人员,不管是分内还是分外,只要有问题,所有人都会都热情地指点你,帮助你,这里形成了一种特别的氛围,让人感到,这个春晚不仅是一次晚会,不仅是一次文化活动,它是一次相互沟通、是一种相互尊重,更是一种高层次的精神凝聚,它发自内心,源自生活,自然也就具有了别的晚会难以打动人心的力量。

    晚会结束后,工友们又都回到了自己的工作岗位,平凡、普通,默默无闻,没有人在大街上请他们签名合影,也没有人高额聘请他们参加商业演出。正如俄国作家托尔斯泰所说,生活在继续。与昨天一样,但却又不一样。

     

    一键分享: 0

    返回首页 加入收藏 关闭
    内页通栏